朋友約會時,是否發現總有些人是「例遲」,用這詞絕對不過分,因為事實真的如此!

 

阿全的問題在哪裏

和讀者分享一個身邊的故事,從理解逐步認識我這位朋友「阿全」。其實,我們一群好友開始時感到奇怪,何以阿全總是做短期工?上班不到三個月,不是被解僱就是試用期完畢就說拜拜,從未試過續聘,心想以他的學歷以至他對工作的操守態度等,想有一份工作絕非難事,唯一的就是他例遲的習慣,不管是開會、出席活動、餐聚,工作單位從初時的勸誡延續到續約的考量,雖然公司的同事們不厭其煩多次與他傾談,總想了解他是否有甚麼困難,希望予以支持和鼓勵。

好友之間早已知悉他例遲的陋習,亦不時予以勸誡、促膝深談,可謂完全捨棄任何預設框框的交談,過程總是令人抱有信心和希望。因為朋友們實在不忍心,正值才華和實力璀璨的28出頭,一份又一份優質工作白白被例遲所毀。友好們不禁問,到底阿全的問題關鍵在哪裏呢?

 

阿孔小學遲到的記憶

說了一大堆關於阿全的事,重點是甚麼呢?在點出癥結前先與大家分享阿孔畢生難忘的故事。半世紀前,阿孔就讀小學二年級時往返學校的交通,是由當年稱為「白牌車」,就像今天五至六個座位的私家車接送的,家長們集中在某處等候白牌車,當然每月車費亦不少。一天早上白牌車遲遲未到,於是五個不同班級的同學就齊齊遲到,那是阿孔上學以來首次也是唯一的一次;那個年代,各班的第一課必定是班主任堂。

還記得,當時阿孔認定是白牌車遲到,所以入課室時還輕輕鬆鬆蹦蹦跳跳,怎料老師說,「小朋友你知道遲到要點呀?」阿孔仍天真回應是白牌車遲到呀!老師告訴我,「遲到就是遲到!」結果阿孔被罰站在課室門外直至下堂課。自此,阿孔對時間的敏感度極高,或更好說是阿孔畢生的烙印,這個說法絕不誇張。今時今日無論是約會、開會我都儘可能守時,尤其要到陌生地方必先上網搜尋位置、地圖、交通等,儘量掌握各方資料以確保依時到達。

再看看阿全的情況,雖然遲到不算甚麼滔天大罪,但真的那麼難以擺脫嗎?究竟問題在哪裏?

 

一個被寵壞的「孤兒」

一次,阿全例遲到機場送別好友,結果不但未能與好友話別,更因這次的錯過抱憾終生!原來要遠行的是他大學同聲同氣的老友記,總是勸勉鼓勵阿全改變陋習,然而阿全日復一日依然故我。這次老友記是移居海外,儘管現時環境要再聚首並非難事,怎料到好友移居海外不到三個月就因交通事故而離世!

此事令阿全痛定思痛,阿全的落寞非語言能表達,終於他徹頭徹尾覺悟說,「我現在明白自己是個被寵壞的『孤兒』,過去在家庭學校父母老師好友對我關懷備至和包容,我陶醉在那份溫柔,樂在其中,現在連我的的老友記也捨我而去,溫柔包容不再!」阿全靠在我身邊悲歎,令我也落下撫慰的熱淚,「阿孔,我真的明白了!感謝你不離不棄做我身邊的守護神!」聽到阿全這番話,阿孔熱淚盈眶回應,「恭喜阿全,從此活出真我了!」

 

 
(圖片由周兆祥博士提供)

 


 

孔慶玲小姐

綠色生活教育基金會成員、香港素食會會長

Category悠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