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風濕病基金會成立於2001年10月,旨在提高香港市民對常見骨與風濕關節病的認識,並改善病患者的健康及相關生活質素。

多數人皆認為風濕病是「老人病」,年老必然會患上,沒有醫治方法,不須特別關注;部分風濕病會影響患者的皮膚,令旁人誤會他患上傳染病,因而受到歧視。事實上,小孩也有可能患上風濕關節病;而炎性風濕關節病其實是免疫系統的毛病,不及早治理的話可導致患者傷殘,對個人、家庭及社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以下是銀屑病關節炎患者鄧偉政的心聲,願讀者能了解他們患病的感受及心路歷程。

 

回想患病最初

本人是一名長期病患者,患的是銀屑病關節炎,一種免役系統失調病症,皮膚除大範圍出現斑疹、皮屑脫落,還會造成關節發炎。現時是銀屑護關會主席,亦是香港風濕病基金會第四屆大使──風中戰士,希望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

回想在1988年,一次理髮的時候發覺頭皮破損,我不以為意僅塗抹了一些消炎膏便算,但過了一段時間未見好轉便去看皮膚科醫生。初時沒有察覺是患了銀屑病,只當一般癬病診治,後來皮屑増多皮膚表面也紅腫起來,醫生才確診患了銀屑病,即俗稱的牛皮癬。

此病為我帶來很多不便,清潔處理甚是困難,尤其是背部。在工作及社交方面亦引來很多懷疑及歧視目光,就算夏天也不敢穿短袖衣服。當時我很迷惘、無奈、氣憤,問自己為甚麼會得到此病?此事是我人生極大的低潮,加上工作壓力大、得不到家人體諒及支持,最終引致婚姻失敗。


(圖片由香港風濕病基金會提供)

 

新的治療 助我回復當年

兩年後我的關節也開始發炎,情況愈來愈嚴重行動有如機械人,身體僵直不能轉動令我痛苦失落,人生跌至谷底彷彿痛苦就是唯一,完全失卻希望。當時的藥物幫助不大,只能儘量控制病情減慢惡化速度,接受這個殘酷現實的歷程相當痛苦,幸得現時的伴侶不斷的鼓勵,提醒我不要放棄,不用理會別人的批評,做好自己的工作盡力去迎接人生的下半場。

2003年當我注射生物製劑六星期後,皮膚有了顯著的進步,皮屑沒了,紅腫退去,指甲回復正常,關節開始柔軟,自信心也回來了,不禁升起一種再生的感覺。夏日也能穿着短袖衣服見人,令我覺得自己回復當年。

 

屬於我的再生之旅

我因患上銀屑病關節炎所嚐的痛苦而產生推己及人之心,想到其他長期病患者也遭遇同樣的苦痛,如果有同路人能伸出援手、互相勉勵,前面的路必定較易行走,所以我退休後就加入銀屑護關會做義工,後來做了執行委員參與行政工作、籌辦活動及分享見證。今年更榮幸獲選為風濕病基金會的「風中戰士」,得到各方認同。

我的經歷證明了人生總是充滿希望,只要不放棄自己堅持走到病苦的背後,就會發現等着我們的是榮耀及光明。病痛使我明白生命總有轉機,我懂得關懷別人,做對人有益的事,這是屬於我的再生之旅。

 

 

 


 

香港風濕病基金會

成立於2001年10月,旨在提高香港市民對常見骨與風濕關節病的認識,並改善病患者的健康及相關生活質素。

Category病友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