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和消費者在選擇藥品和預防或治療疾病的方法時,其中一項最關注的因素,就是究竟該藥品或療法有沒有效用。然而是否有效該由誰來界定?

 

 

實證醫學

現代科學講求證據,要得知一種藥物或療法的效果,最理想的做法是讓研究對象使用一段時間並收集數據,然後作出分析。研究組的參與者會使用該目標藥物,而對照組則使用不含目標藥物的安慰劑,再比較兩者有否確切差別。不過,研究需先申請並獲批准,並非所有情況都適宜進行測試:一些會引起道德爭議、忽略治療的當然不可;亦曾有些因為出現嚴重副作用而被提早終止的。

西方醫學所謂的實證等級(Level of Evidence),包括隨機雙盲臨床試驗(Randomized Double-blind Clinical Trial)、前瞻性觀察追蹤、回顧性分析、病例報告、專家意見等。隨機分組的做法用以排除可能干擾結果的因素,例如性別、年齡、體重、環境、教育程度、試驗前原本的指數、同時患有其他疾病或服用的藥物等等。雙盲的安排旨在讓參與者和藥物或療法提供者雙方均不知道哪一組參與者是使用藥物或安慰劑,以避免偏見及心理上的影響。

 

研究的可信度

一項研究或調查的參考價值和說服力除了視乎級數的強弱,也要考慮其設計是否周詳嚴謹、樣本多寡及規模、完成的比例、跟進時間長短、有否過濾個別因素、會否受到局限、利益衝突等等。如研究人員假設兩組皆有相同效果,然而透過分析所得的資料,結果顯示機會率<0.05甚至<0.01,便能藉此推翻假設, 證明兩者於統計學上有顯著的差異(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但是如果機會率 > 0.05,則被視為20次當中或會出現一次的偶然現象而不能作出定論。同樣地,研究藥物是否會引起副作用也是根據研究組及對照組所發生的機會率來判斷,如果服用該藥物的副作用發生率和服用安慰劑沒有顯著差異的話,那麼便無法證實該副作用是由於服藥所造成的了。

 

結果的重要性

即使效果已獲統計學肯定,有時卻未必重要,舉例來說某藥物的降血壓效果確實與另一藥物有2mmHg之分別,可是實際上效果並不夠明顯,未能帶來臨床上的顯著差異(Clinically Significant Difference)。因此藥物是否值得被採用,就需交由專業的醫護人員按個別情況與病者討論衡量。

 

 


 

鄭偉瑩小姐

屈臣氏藥劑師、香港註冊藥劑師、
香港大學戒煙輔導員、香港中文大學藥劑學院哲學碩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