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六傍晚剛完成手上緊急的活動程序,鬆一口氣隨心站起來簡單伸展雙手、輕微轉身、原地踏步交义提起左右腳,果然幾分鐘後硬梆梆的肢體鬆弛了,難怪市面上不少工作坊、練習班,都以教導伸展、鬆弛運動釋放正能量作為課程招攬重點。

 

簡單起步 神清氣爽

活動筋骨後稍稍紓緩很自然地輕飲少量水,身體明顯已放鬆,半倚窗前可幸周遭環境沒有難耐的光污染,繁華中造就極差質素空氣的汽車流量不多,難得窗外兩棵婆娑高齡的洋紫荊矗立,我此刻就與老友般的它對望,天天機械動作式的開窗,但這刻我與老友深情安靜共處!不知過了多久被遠處電話聲喚醒,嘩!原來不自覺的「發呆」竟已過了大半小時,舒服又醒神呀!

 

及後與友人分享這經驗,朋友紛紛好奇又關心的問,「其實你在這半小時中發生了甚麼事?是睡著了嗎?」甚至有朋友問我是否在自我催眠呢!衷心感謝友好切身的關懷。

 

自小即可開始訓練

首先要澄清,這半小時我完全沒有入睡,這不是阿孔首次有這種經驗,記憶中小學年代已不自覺開始了,每次當好媽媽察覺時總會對當時的我說,「小朋友真懂偷睡喎!」小小年紀也不懂甚麼偷睡,只是想閉着眼睛罷了。記得有一次好媽媽接放學,邊行邊告訴這小頑皮回家後有至愛小食吃。但奇怪的是小頑皮竟完全沒反應,原來小女孩閉上了眼睛似睡非睡,只是一逕跟着前行前行,這可把好媽媽嚇傻了趕緊輕喚女兒名字、搖搖小手,這時小女孩才打開眼睛說,「媽咪,我們到家啦」!

 

在阿孔成長過程中這種經驗多的是,尤其乘電車會選擇上層,有時看看沿途景色,有時稍微垂下眼簾,經驗告訴我在這樣的時刻下很快能進入一種獨特的寧靜,套現代用語這就是所謂的靜心、冥想。不過,進行這類訓練時朋友們多會提到過程中如何剔除「雜念」等問題。

 

愈刻意愈難破解

世間許許多多的事當人愈刻意面對就愈難破解,靜心冥想也是如此,愈能在生活中多做片刻閉目愈容易進入這種寧靜,要說明的是學習過程長或短因人而異,最終的境界就是佛家所謂的「放下」。

 

當然,很多人難免冒出一句「說時容易做時難」,不過每次出現這句話時最大受害者不是別人而是自己,因為那股正能量馬上落大閘,雖未至於消失,卻在徘徊、盤算、查證、猶疑。說真的愈心算愈難踐行,個人的經驗亦非文字表述這麼簡單,人隨着年齡增長,經歷方方面面的事亦隨之增加,從積極層次看這是「修煉」,但為何有些朋友會視之為「講吓就可以」?日後我們有機會再分享。

 

真正的老師是自己

話說回來發呆不是人所獨有,不但在貓貓狗狗身上常見,在其他動物界也屢見不鮮。這個畫面大家一定不陌生,猩媽穩如泰山坐着,猩仔如小朋友一樣在猩媽身邊拉着猩媽的手東扯西扯,猩媽卻呆坐不動,而即使凶猛的獅子、老虎也常發呆。

 

無論怎的,可能我在此用發呆這詞彙會令人覺得是一種不良的行為表達,不過由於阿孔並非甚麼靈修專家或修行大師,只是在嘗試從一個較普及而人人可做的角度分享。若要進入專業層次,鼓勵大家不妨找老師學習。

 

說句心底話,修行的老師可以是千百萬位,各式各樣的門檻方式等,這都是好事!但真正的老師一定是每個人自己,在阿孔來說各自修行絕非負面的不管他人瓦上霜。

 

祝願大家每天按自己可以做到的,從五分鐘發呆開始,步上舒緩、簡單、健康的修行之路!

 

 
(圖片由周兆祥博士提供)

 


 

孔慶玲小姐

綠色生活教育基金會成員、香港素食會會長

Category悠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