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這個世界是女性作主導,那麼無論任何角度、層次以至社會的發展,相信會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面貌!

 

活得像條狗 死得像個人

表達上述這番話的是一位男士,他並非女權主義者,感於當下遠至全球近至香港,天天發生的種種,不管是戰爭、掠奪、破壞、資源分配、全球峰會、開發、競選,以至國與國之間、區與區之間處理態度的慨歎,雖然他只從旁觀者的角度思考,未必洞察全局,然而在他觸心的言下之意,總覺得如果從女性思維、處事態度等多方考慮,情況會截然不同,他這看法的確不無道理。

 

服務貧窮中最貧窮的

話說回來,最近有友人問道,「在你人生路上,令你最欽佩的女性是誰?又或者在你心目中最具影響力的女性是誰?」事實上,阿孔並未就上述的提問和慨歎作過任何研究,直覺快閃燃亮的星星湧現─德蘭修女。

 

德蘭修女是阿爾巴尼亞裔人,1910年8月26日生於當年隸屬南斯拉夫的Skopje,現為馬其頓共和國的首都,父親是位富裕的建築商,在家中她排行第三。1929年1月6日在印度開始了她的修道生活;然而,當她目睹在貧民窟中生活的窮苦人們,她決定離開修院去服務貧窮之中最貧窮者,她也開始生活在他們中間。每當阿孔翻閱到這關鍵,總觸心得淚盈滿眶,再反思總覺自己「講得超凡踐行無實」!

 

與赤貧者一起生活的「家」

幾年前阿孔有緣到印度開會,會後決定停留加爾各答造訪自1953年2月開始,德蘭修女及與她一起投身為貧窮者服務的修女之「家」─這是她們「住、祈禱、工作」的家。或許說得清楚一點,當年是那些病重以及那些在死亡邊緣的赤貧者的「垂死之家」。

 

最後,德蘭修女回歸天鄉也安身此「家」,一位接待的修女曾為阿孔作簡介,堂內把德蘭修女為赤貧者服務的事蹟,以簡而清方式加以表述。

 

當這修女指向堂內近門口一小角說,「這角落就是當年德蘭修女每天不管任何時刻,只要可抽身祈禱或片刻的靜默機會,這角落就成為德蘭修女的祈禱之所。那一刻,阿孔淚湧如泉。今時今日不少人認為,祈禱靜心務必要是一個寧靜不受干擾的環境才可,這點還是留待每個人自行定論。

 

活得像條狗 死得像個人

德蘭修女的行實錄中,最觸動我心的兩句話是來自一位垂死者,他拉着德蘭修女的手,用孟加拉語低聲地說,「我一生活得像條狗,而我現在死得像個人,謝謝了。」

 

大家不妨細味品嚐這兩句話,看看有否觸動你的心弦?真正令你動容的是甚麼?生活中不免有些令人難忘的是或非,是學問?是地位?是美食?是名利?或是金錢?

 

21世紀的女性已今非昔比,不論是社會地位、教育以至人際關係等的觀點與角度,都大大不同於舊時代的女性。讓我們齊齊深深祝福人類群體中,不論任何膚色、種族、地位,在富貴或在貧困中生活的女性,都能在整個群體中活出璀璨的生命樂章。

 

生命樂章的抑揚頓挫,正正是彰顯原創者的心音!

我們一起努力,請加油!

 

 
(圖片由周兆祥博士提供)

 


 

 

孔慶玲小姐

綠色生活教育基金會成員、香港素食會會長

Category悠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