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末買了些來自本地有機農場的蕃薯及瓜果,當日背包相當沉重。但談到蕃薯,腦海總升起一個美好的回憶。

 

七顆傻星的故事

事緣20多年前,阿孔與六位香港朋友旅遊國內,同行中亦有順訪相隔幾10年未見的同鄉或親友;因此,並沒有固定的旅遊地點,這七位有心卻無識的地道香港人,滿懷儍勁地到訪不同的縣鄉,最享受的還是縣﹑城的簡樸清新,農田、樹木、雀鳥的景致,一種淨美、靜修、心靈共鳴就在當下發生,深深打動這七位來自繁囂的港人,大家在不知不覺中得到淨化。

能夠欣賞這幅員遼闊的天地,確是恩賜;還記得我們這七顆儍星,仰望天地的微笑行,大家各自投入天地的詩情畫意中,而精彩就在此,沒有既定框架亦無所謂領頭,人人都能在大地中活出當下的「我」。時間在不知不覺間到了下午三點,傻星之一傻豹本是領先前行,看見他坐在路邊的石塊上,誘發了其他傻星也停站路邊,原來傻豹腳跟乏力!

「嘩!原來已經三點啦,難怪!」傻貓這話一出竟牽動了七顆傻星的五臟六腑,「好肚餓!附近有沒有食店呀?」「你傻得可愛,這附近怎麼可能有店鋪!」,當大家議論着怎麼填飽肚子時,「有得救,天助我們呀!」各人朝傻貓手指的方向看去,原來旁邊的農田有位農婦在挖蕃薯,於是眾人齊齊跑過去準備買蕃薯,實行港式野餐燴蕃薯。「阿姐,蕃薯幾錢斤呀?可以賣幾斤給我們嗎?」

 

蕃薯是給我家豬吃的

「蕃薯是給我家豬吃的呀!」農婦微笑回應!「我們沒有午飯吃呀,請幫幫忙!」傻鱷可憐的模樣打動了農婦,「好啦,你們半個鐘頭後到我家,那邊的房子就是了!」於是,七傻星說多謝也來不及就離開農田,大家商議着等一下該給農婦多少錢呢?半個鐘頭後七顆傻星急步跑到農舍,原來農婦已為我們蒸好蕃薯備好茶水,真的好令人感動!熱騰騰香噴噴的蕃薯令七顆傻星淚眼致謝!而農婦只是說,「你們慢慢吃吧!真的是好粗的東西」。

 

「請問我們該付你多少錢呀?」傻豹以大哥的姿態代表各手足提問,農婦頓時有些不自在,臉容也微露嚴肅,過了一會說,「為甚麼要給我錢呢?蕃薯是我自己種的,柴是拾山上的枯枝,水是山溪的水,難道這要付錢嗎?」

農婦的回答彷彿給我們這七傻星的港式思維一個當頭棒喝,我們慚愧得無地自容;最後靈機一觸跟農婦說,「好,為表示對你的感謝,我們齊齊合照留念,日後給你寄上照片吧!」農婦非常高興,因為照相在當年的農村的確是稀有之事!

 

「根」的體會

蕃薯,在當年農村社會似屬貧賤的標誌,然而卻養活了不少人。21世紀的今天,蕃薯的地位雖有提升,但在不少人眼中仍是卑微食材,誰會想過「根」是一切植物活存的根基。

今天,繁榮都市的根基亦離不開勞動工人的汗水建設,還記得80年代初阿孔曾有七年製衣及電子工人的生活體驗,也許是提升我生命素質和尋找生命意義不可多得的學科!

在此,鼓勵大家多多學習,體會人生,不妨從「根」開始!

 

 
(圖片由周兆祥博士提供)

 


 

孔慶玲小姐

綠色生活教育基金會成員、香港素食會會長

Category悠閒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