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嘩!你好多鎖匙,這樣到巿場買東西豈不是百上加斤?」明慧看到我隨身攜帶的大串鑰匙很驚訝。被這一問竟翻起阿孔半個世紀前的回憶,那回憶我原以為已消散,卻仍深邃地默默影響着今天的我。

 

手拿鑰匙倍感安全

記得當年剛入讀幼稚園,幾經安撫、家校協調、老師與家長的共識,小朋友才安心展開校園生活,歡天喜地在遊戲中成長。遊戲中學習的效果的確不可思議,甚至是至親至愛關係的人也難於預設果效,或對日後漫長歲月的「後果」。這裏使用後果一詞並無負面意涵,實在是日後的一切既不能預設也無法估算,悠長日子充滿無限的可能和變數,絕非一刻定型。

小孔在這遊戲氛圍中(好感恩小孔年代的幼兒教育仍持守遊戲教育),經歷了一次難忘不可再的事,就是在廁所被同學反鎖,這對小朋友來說是莫大的驚嚇,必然在小小心靈留下烙印。因此半個世紀後今天的我,「拿着鑰匙」就倍感安全!這的確是難以言喻的經歷,感恩在成長以至學習過程中不自覺地跨越了一大步,例如謹慎處理門匙及分配、成為一位負責任、注意安全的管理者,這裏指的安全並非局限於門戶安全,而是當有事態變動時能夠讓上下安心的保管者。

 

鑰匙開啟活水之泉

鑰匙能開啟的並不止是一道道的門,它更能開啟「活泉」。試以教育為例,不管從任何角度、年齡去考慮教育都離不開鑰匙,從原始點最基本的功能來看鑰匙的意義就是打開,至於打開甚麼則因人因事制宜,可能是門窗、可能是皮箱、機器、電腦程式等。因此如果教育停留在知識層面那還只是知識的技巧而已,教育的真諦相信不必我在此贅述。

然而值得反思的是,在整個以鑰匙開啟的過程中,能否讓踏入門檻的朋用鑰匙開啟活水之泉友,不管是以何種方式,跳躍、跳槽、闖入、亂闖、步入、漫步、靜修、靜觀、循序、旁門、左道都是一種透過鑰匙的啟動(可能有人不太能接受怎麼連旁門左道亂闖等都納入正途的說法,要補充的是人生下來都是正果,無論上一代或其他條件如何),個人自身的努力是必然且不可缺的。

 

靠自己練就真功夫

至於心靈鑰匙的開啟,接受者或進入者都會珍視當下嗎?這種啟動很多人認定是老師、師傅、導師的力量無人能代替,這固然是對的,然而導師、師傅、老師在世的工作是讓有緣人的鑰匙啟動,是同行者而非擁有者!我相信無論師傅、導師、老師如何偉大超然,練就真功夫仍要倚靠學子、學生或跟隨者自己,他們必須在往後的生活中,按所領受、體會、理解的來調整改善自我,持續在生活實踐出來。

要開啟活泉並且讓自己成為活泉需要畢生的努力,新的一年我們齊齊加油!

 

 
(圖片由周兆祥博士提供)

 


 

孔慶玲小姐

綠色生活教育基金會成員、香港素食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