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青會」是由一群青光眼患者及家屬組成,發揮青光眼病友間「自助、助人」的共濟精神,共同為疾病奮鬥。

我們協助遭受青光眼打擊的病人及家庭,坦然面對疾病並促進患者與家屬間的溝通及互相適應。此外,也致力加強病人對青光眼病及治療方法的認識,令病友更能與醫生配合,進一步提高治療及控制的效果。康青會的服務包括醫院及家居探訪、「同路人」電話輔導、不同主題的興趣及分享聚會。以下是患者石偉的心聲。

 

喚不回被偷走的視力

我是石偉,剛剛度過80歲生日。還記得在5 6歲那年視力開始發生變化,若長時間閱讀書寫會頭痛,視力也逐漸變得模糊,經常碰到桌子椅腳,撞到門櫃、玻璃門和櫥窗等。某天在街上遇到同事跟我打招呼,但我只聞其聲不見其貌,初時以為是眼鏡的問題,換了很多次都無濟於事,由於當時對青光眼疾毫無認識加上諱疾忌醫因此延緩了醫治,視力不知不覺慢慢被偷走,最後才發現患上青光眼,病理是眼球內的淚管閉塞令淚水不能暢通而產生過大壓力,結果把較幼嫩的視覺神經壓死。損失視力的地方通常由外至內,故此起初視力溜走是不明顯的,直至求醫時已太遲,醫生只能用眼藥水或手術治療去保存我餘下的視力,死去了的視覺神經並無法復元。

當時普通診所醫生診症後發現事態嚴重,立即囑咐我到香港眼科醫院登記輪候。我拿着醫生寫的介紹信幸運地立即獲眼科醫生接見,經仔細檢查後發現我的眼壓是46度,正常眼壓是18至21度,醫生立即安排三天後入院做手術,先後做了兩次激光治療和兩次外科手術,手術非常順利我很快便返回工作崗位,按着醫生的指示用藥視力一直沒有太大的惡化,工作也能順利做到60歲退休,退休後亦能以自僱人士身分繼續工作。

 

病後 開啟不一樣的人生

康青會於1994年由香港復康會協助下成立,我便加入成為會員,其後更成為幹事,透過康青會我學會了更多如何面對青光眼的生活技巧、護眼常識和如何控制情緒,因情緒不佳眼壓會上升久而久之有機會致盲。因着患病我開始了不一樣的生活,開始去學跳舞、唱歌來娛樂自己放鬆心情。可能很多人會問視障者如何跳舞?但我就是在視障後才學會跳舞,現在亦協助康青會跳舞小組的帶領工作。在康青會我也曾參與電視台和各大報章有關青光眼的宣傳報導,曾跟隨康青會幹事會前往澳門作青光眼交流活動,亦曾到中山與當地眼科醫院醫生交流。另外還出席過有關青光眼講座,以過來人身分向公眾人士作分享。同時透過康青會接觸及學習口才訓練、插花藝術、催眠治療、朋輩心理輔導等,從而增加了不少知識及技能,這一切都是因患病後才出現的精彩經歷。

我的身體在三年前又經歷一次危機,那時突然嚴重頭痛、視像有重影,看見建築物呈現傾斜形狀,診斷後發現腦部有腫瘤,腫瘤在脊椎貼近神經線的位置,此類疾病發生率僅數十萬分之一,迅速入院後以微創手術將30%的腫瘤切除,其後每星期到私營醫院做電療。手術後不需服食藥物,但需定期覆診和做磁力共振來觀察癌細胞數量。從這兩次患病經歷,我學會了珍惜、滿足、積極、體諒、勇氣、恆心、愛心和勤勞等修養,憑着這些特質來戰勝人生困境,集中精神向着標杆直跑,跑到終點。

 

 
(圖片由康青會提供)

 


 
康青會

由一群青光眼患者及家屬組成,發揮青光眼病友間「自助、助人」的共濟精神,共同為疾病奮鬥。

Category病友心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