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那一年那一天,天氣有點冷,我們一行20多人,趁着星期天的休息,相約到本地最早成立的有機農場一遊。

 

城市來的大鄉里

這個有機農場,迄今仍以「教育」作為農場的經營特色。那年,我們這批對農業近乎「大鄉里」的中青年人,抱着「認識新事物+好奇」的心態(現在回想起來,其實有點兒自大),浩浩蕩蕩地乘坐旅遊車抵達農場,仍需徒步五分鐘才可抵達農場辦事處。抵達後,大夥兒忍不住東望望西望望,有的人開心微笑着,有的略顯不安,有的開始問長問短。就這樣,我們這批中青年人經過一個多小時的車程,終於從城市到了鄉郊!

「哈!你看那邊,都是綠色的草地呀!好舒服!」領隊跟大家解釋,我們要走一條小路到另一邊與農場的負責人見見面,聽聽她的介紹。「仲要行幾耐?」我們當中的阿青似乎有點不耐煩,此一問令我有點失落,好像我不屬於年輕一代,因為我一點也不擔心要走眼前的這條小路,及後才知悉她是富家子女。

那條所謂的小路其實並不難走,只是倚着田邊罷了。當年的阿孔,第一個動作就是脫鞋,赤腳走路才能接觸到大地。大家看了七嘴八舌問我,赤腳難道不擔心這個那個嗎?此時此刻,阿孔認為任何解釋或言語都是多餘的,我十分欣喜地迎風起舞,大地的氣息實在無法抵擋。身邊的同行者只好「各自修行」,意思是說,「大師」已在當下,有耳有眼的且聽且看吧!恐懼、擔心、猶疑都只是人自編自導自演的劇本。

 

 

牛大哥 無法無門大師

沿着小路赤足漫步,那份實在、欣悅的觸感,唯行路者自知。四周送來的是花兒草兄泥伯清新芬芳的氣息,阿孔禁不住道出心的宣言「我愛這一切」。正在此刻,忽覺身邊不遠處有一龐然大物,哈哈,原來是一頭牛。

難得在田間與牛大哥相遇,阿孔二話不說,從小路間的小路步落田間,以小步慢慢靠近牛大哥,邊行邊呼喚着祂的名字阿福。原來阿福從被送往屠房的路上死裏逃生,被好心人送到農場展開新生活。阿福聽到有人呼喚牠的名字,開始有點動作,頭往下略彎又朝上擺動,那模樣真是難以用文字形容。當時的阿孔已儍兮兮的站在阿福身邊,無恐無懼無戒心地用手輕柔地撫摸牛大哥阿福的頸和背,嘩!阿福好受落好享受這樣的接觸,馬上向我身邊挨近,令阿孔這個城市女受寵若驚。及後我請教大德高人,原來眾生同源,離不開無門大愛,與牛大哥此生相遇真的三生有幸,阿福成了我的法門大師。

阿福,這位大師無門亦無法,卻洗滌了這個時常自以為是的阿孔,啟動大愛漩渦,努力再努力,持續持續不放棄。

(圖片由周兆祥博士提供)

 

 

大愛的迴響

2015年已到,祝願大家,啟動大愛的漩渦!原來,漩渦看似不斷向外流動,但最終這大愛必然匯聚為大愛的迴響,回到你我身邊!多謝阿福大師,雖然現在你已樂活於天鄉,然而此生我們有幸簡樸共度半小時,你無法無門更無言的動能,至今仍牢記我心間。

願大家新的一年繼續努力,好好擁抱珍惜回到你身邊的迴響!

 

 


 

孔慶玲小姐

綠色生活教育基金會成員、香港素食會會長

Category悠閒生活